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杀死我,治愈我小说(弥洱咒回众人)全文免费阅读_弥洱咒回众人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杀死我,治愈我小说(弥洱咒回众人)全文免费阅读_弥洱咒回众人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23-11-17 09:07:06    编辑:八五推文    浏览:7082
  • 杀死我,治愈我

    火爆新书《杀死我,治愈我》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漆斯”,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想踹掉所有人的便当。苦难不可避免,苦难不值得歌颂,值得歌颂的是面对避无可避的苦难,仍旧努力生活的大家。我也希望用自己的文字帮助一些人,治愈一些人(虽然现在写的真的很稀巴烂),因为得到过某些文字,某些漫画的鼓舞,我就也自不量力地希望拉住一些人的手啦。复健文,文笔烂,不喜划走,彼此放过,海阔天空,祝大家发财,天天开心。承蒙各位关照,我们好好相处吧(PS:单咒回坑,只会写bg)...

    漆斯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立即阅读

《杀死我,治愈我》 小说介绍

主角弥洱咒回众人出自小说推荐《杀死我,治愈我》,作者“漆斯”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此时天气还微凉,靠着窗有风吹过来,使人禁不住稍稍打个激灵,脑子也清明许多,思绪一时发散开。夏油妈妈临时出差开会的这家医院是小型偏疗养类的医院,选址也靠近郊区,主打的就是清静——但平时这个时间点,医院有这么安静吗?尽管是刚上小学的年纪,面对这种突发情况,夏油杰也已经隐隐显现脱颖于同龄人的冷静。从小就比...

【咒回】杀死我,治愈我第 3 章 第二朵山茶花在线免费阅读 免费试读

——“在失去的所有人中,我最怀念的是自己。”

橘心悦来找弥洱的时候,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正蹲在墙角发呆。

“你这样可怎么行呀,弥洱,”她叹了口气,像曾经一样数落道,“逃避不会解决问题,你得沉下心……”

弥洱保持沉默。

橘心悦于是没有继续说下去,缓缓坐到床头,不经意摆了摆乱七八糟的各种小盒子,转而聊起另一个话题:“你从前老是嚷嚷着没时间玩全息游戏,去客厅看我今天给你带了什么?”

“啊……不能在卧室看吗”

“你刚把门锁着我搬不进来”

“想在卧室看”

“怎么这么懒?”

“想在卧室看”

“我不”

“想在卧室看”

“……起来跟我一起搬吧”

“好耶^3^”

和好友扯皮半天,弥洱也觉得精神好多了,看着一起搬进卧室的高级全息舱,她发出了灵魂拷问:“啊?”

橘心悦得意挑眉:“干嘛,没想到我会给你买?”

“你也知道啊,”弥洱左摸摸右摸摸,满是不可思议,“铁公鸡今天怎么转性了?有钱了竟然会给我买全息舱?这台我看着都比营业厅的贵吧!好新的型号……”

橘心悦眼神飘忽一瞬,好在好友专心捣鼓说明书和机子,没看自己:“公司最近合作了一个全息新项目,投资可大了,这是第一批试验舱,说是发给我们几个内部人员评估一下。你最近休假不知道,我对这个没什么兴趣,就想到你啦。”

弥洱泪眼汪汪:“呜呜呜好感动,你心里有我,我真的哭死”

“那当然了……好了别肉麻啦!”橘心悦看她这么开心,笑容也轻松起来,“快试试喽,我还没体验过呢。”

兴冲冲应声,弥洱正要躺进去感受一番,就听好友一声惊呼:“啊,公司今天还有个短会!”

笑意淡了淡,弥洱只能表现得善解人意,催促好友回去。橘心悦也不拖沓,嘱咐几番,又顺手把厨房东倒西歪的碗筷放进全自动清洗池,才离开。

弥洱透过窗帘看好友匆匆的背影,抿直了唇,回头看见清洁干净的客厅和崭新的全息舱,心中思绪万千。

来到被摆的规整的床头,外表渐渐成熟的少女垂眸,果然不见了某个自己掩藏好的药品。

……真是的,给我出了个难题啊。

【欢迎来到“咒术の战”,你就是被选中的那个人!】

弥洱听着耳边激扬的开场白,只觉得脚趾尬地抠地——橘心悦,就知道你不安好心!!!

刨去莫名热血激昂还带点古早玛丽苏的引导词,缥缈的女声着实极好的渲染了氛围,周遭柔和的白色一眼望去仿佛看不见头,却并不让人恐慌。

【在这绝对自由的世界,你的一切将由自己掌控】

【请选择自身身份】

【请设置自身属性】

【请勾选游戏协定后确认不做更改】

嘀——

【已默认玩家真实属性,已同步一切数据,已根据玩家设定修改世界偏差值,已开启玩家所有权限,准备投放……】

像所有一键确定游戏协定的玩家一样,弥洱并没多看它一眼,果断在弹窗建议观看跳出两次后死性不改地选择不看,便安然等待传送了。

同时想到选择身份时慧眼如炬发现的编辑栏,以及自己选定的一周目攻略对象,弥洱心满意足,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再睁开眼,弥洱就看见了一个完全足以以假乱真的全息世界——窗外满树的山茶花热烈又绚烂,冬末春初的雪色浅淡,凉风拂过棕绿摇曳,眼前可谓是应了那一句“淡妆浓抹总相宜”。

转过身,弥洱发现自己在一间病房里,所有的床位都干净整洁,只是在她眼中,还有一些鬼鬼祟祟的脏东西在门口徘徊。

了解过这个世界基本设定的弥洱丝毫不怵,清楚感受到体内的“咒力”,她已经跃跃欲试了。

【商城已开启】

是咒力波动激活了商城!弥洱感兴趣地点开,却不由得有点失望——就这?虽然没玩过全息,但她从前也是玩过号称自由探索度高的掌上游戏的,那商城里可以说是琳琅满目,眼睛看都看不过来,怎么这个全息游戏的商城……两页面板就没了?

弥洱又捣鼓了一会,也欣然接受了,反正这样也挺方便的,游戏自由探索,没有任务红点催自己,也没有一堆五花八门的东西要买……

氪是不可能氪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你是从人类对爱的各类负面情绪中诞生的特级咒灵,成型于一家精神疗养院,刚诞生的你出于好奇和对其他咒灵天然的攻击欲,任由自己分化出的咒雾覆盖医院。与此同时,年仅7岁的夏油杰遇上了被你的咒雾赶到其他楼层的咒灵,正朝你的房间逃来……】

……啊?

配上几段颇有紧张气氛的直播片段,弥洱着实也紧张起来了——这是自己第一次玩全息,虽然知道一切都是数据,但她还是有点局促,很久没和“人”接触了,她都要忘了……

于是,夏油杰冲进病房看到的,是表面毫无波澜内心波涛汹涌,以至于局促紧张地背过身的弥洱。

正在心里安慰自己只是个数据小孩的弥洱,略过他看见了门口奇形怪状的一堆咒灵,心里清楚夏油杰的能力是咒灵操术,便干脆向后一跃,随舒适的风化为本体的咒雾,再一股脑吞噬过去,给自己选定的攻略对象一点小小的实力震撼。

当然,她没有忘记利用系统锁定出实力不错的一二咒灵,揉成咒灵操使需要的球球存起来。

渴望一切正面情感的特级咒灵,对咒灵操使可以自主认定,弥洱清楚自己给自己捏的设定,在经过夏油杰的瞬间便自主与他订立了契约,他也在那电光火石间通晓了一直潜藏在自己体内的力量。

“……谢谢……再见……”

父母和自称辅助监督的人在门口道别,夏油杰跟在一边,眼神却不由自主飘向了只有自己和车上的那些大人能看见的女孩。

她从自己醒来就是这副同龄人的模样,先前帮助自己的少女仿佛只是自己看向她时的幻觉,但他知道不是。

虽然不明白其中理由,咒术界却也没多关注——总归她的本体是夏油杰口中的云雾,拟态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少见的特级咒灵。

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辅助监督们自然关注到了爆发出咒力后晕倒的夏油杰,也通过他与已经被他“收复”的特级咒灵“弥洱”,见上了面。

“!!!”

夏油杰刚放出咒灵,在场除了他,没有人不为这股强势的力量震慑一时。

看着一脸无辜跟在自己身边的咒灵,七岁的夏油杰还想不了太多,只深刻明白,自己的生活,将自此天翻地覆。

……那时真是一语成谶啊。

又一次敷衍走神神秘秘向自己询问校园怪谈的陌生同学,渐渐成长了的夏油杰回到教室里,看到自己座位上的黑猫,心中如实是想到。

得益于这双能看见咒灵的眼睛,夏油杰平静的校园生活不再平静。一开始还做不到忽视咒灵的他,要不是弥洱的存在可以帮它狠狠压制它们,他势必要痛苦一段时间。

同时,特级的存在也狠狠拔高了他周遭咒灵的level,他不得不更加刻苦勤奋地进行体能练习。

“回来了?”

黑猫一跃跳上一旁的窗台,一转眼就变成女孩的模样,赫然是弥洱。

夏油杰习以为常,坐回座位,拿了张纸就应答起来:“嗯。又是晚上看见你的,来跟我打听。”

弥洱笑起来,言语中掩不住的得意揶揄:“哈哈,谁让你离不开我呢?”

夏油杰顿了顿笔,眉眼平静看过去。弥洱见状眨了眨眼,了然地晃了晃悬空的腿:“好好好是我乱说,你别这么看着我,瘆得慌。”

夏油杰挑眉,一时失笑,笔头赶在上课铃前龙飞凤舞几下:“每次都这么说,到底哪里吓人了?”

弥洱一般不喜欢在夏油杰上课的时候待在他身边,总不能全息游戏里还要她听课吧,虽然对她来说这种时候自身感受到的时间流速不一样,没重要的事完全可以一两秒结束,但她还是觉得有点失真,便总喜欢出去学校周围转悠。

这也导致,夏油杰放学后总能在一些校园传闻多的地方找到无所事事的弥洱,顺便解救正被各种幻想类咒灵吓到的来探险的同学们,由此竟然在同学们眼中多了神秘色彩,本意远离这些同学的他,莫名其妙就多了不少追随者。

弥洱对此乐见其成,在她看来,夏油杰算是自己的全息鹅子,看到自家好大儿人缘好,总觉得很欣慰呢——虽然出于游戏内时间流速的原因,她并没有多少自己是看着夏油杰长大的实感——有时弥洱看着个子蹭蹭长高的夏油杰,也颇觉得神奇。

脑子里东想西想,弥洱刚晃悠出校园,就感知到了某个人的存在。

“甚尔?”

转过身,果然在不远处看见了一脸不爽的禅院甚尔,弥洱得意地笑起来:“我就知道是你。”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跟着禅院甚尔一路来到他家,弥洱正望眼欲穿不远处的婴儿车,就听他这样问道。

“什么?”弥洱疑惑地抬眼看靠在厨房门边的男人,“你是说总能感知到你?”

不等禅院甚尔说什么,她就又笑起来:“嘿,秘密。”

俩人简单谈了几句近况,弥洱就要离开,恰好婴儿车里的宝宝哭了起来,干脆又停留一会,观摩观摩某杀手的奶爸模式。

“不看一眼?”

弥洱正感慨地看这个从前孤狼一样的男人如今给自己儿子喂奶粉,听他这么问,不由得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咒灵靠近小孩儿有什么坏处,说实话,你能邀请我来看你的宝宝,我都已经很高兴了。”

禅院甚尔呵了一声:“可别自作多情。”

冷淡的语气像是伤到了怀里的宝宝,婴儿开始啜泣,弥洱眼看着他有点手足无措起来,不由得轻声笑起来:“行了,不打扰你了,看你现在过得蛮好,竟然有点感动。”

风吹过,女孩已不在原地,只有几片茶几上打转的花瓣晃呀晃,落到不知何时放在沙发上的礼物盒上。

禅院甚尔不太熟练地将停止哭泣的儿子放回婴儿车,看见那份礼物,不由得咂了咂舌自言自语:“还挺懂人情世故。”

从禅院甚尔家离开,弥洱并没有立刻回学校,她要去一趟那个所谓的Q组织。

禅院甚尔现在显然要金盆洗手,她大多时间放在夏油杰身上,和禅院甚尔的相遇纯属偶然,之后的交集也很少,基本靠她委托给禅院甚尔的监视盘星教和Q组织保持联系。

至于为什么要监视这两个组织……弥洱冷冷盯着眼前这个隐蔽的聚集地,前段时间敢刷经验包一样通缉我家夏油杰,现在逮到你们集会的时间,干脆一锅端了,我来当老大玩玩。

等弥洱回到夏油杰身边,他已经在剑道馆挥汗如雨,看见从来喜欢钻窗户的女孩装模作样在窗外挥手,他就又好气又好笑。

其实没必要这么关注数据的想法,何况夏油杰本身应该也不太在乎……吧,弥洱这样想着,看到夏油杰似笑非笑盯住自己几秒后继续练习,心下也不由得打起了鼓。

已经在内心谴责自己了呢,怎么能称呼这么鲜活的夏油杰为数据啊!弥洱丰富的内心戏一直到夏油杰收拾好出来都没停下,对上少年若即若离的视线时一个激灵,莫名心虚地解释:“遇到认识的人了,顺便去上次遇到的Q什么组织那里一趟,把他们一锅端了。”

听着女孩后面隐隐骄傲的语气,夏油杰却忍不住问道:“你认识的,人?”

弥洱压下莫名的心虚:“是,是啊,是人呢。”

夏夜的星月很亮,街道上的灯光晕出黄白的柔光,路上行人很少,街边的花开的正好,随风摇晃影影绰绰地,而两个人这么并排走着,地上却只有男孩的影子缓缓前进,夏油杰看着它,不知在想什么。

悄悄扭头看突然沉默的夏油杰,弥洱有点不适应这种寂静,清了清嗓:“我跟那人没什么交集,他最近结婚生孩子了,路上遇到我就去看了看。”

夏油杰一愣,弥洱话头却打开了,神采飞扬地说起桩桩件件:“他夫人我没遇上,但我猜肯定是个温柔又包容的人……然后我还送了礼物……接着我去了……balabalabala”

夏油杰专注地听她说话,眼神落到她身上时,他眼里的弥洱,笑起来其实不算好看,英气的眉眼不知变通,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眯起来,不明显的兔牙也露出来,身体前仰后合——偏偏这幅样子颇富有感染力,看了也只会让人忍不住跟着一起心情愉悦起来,实在扎眼又爽朗,漂亮极了。

他偶尔会庆幸,没人能认识到这样的弥洱,更多时候却是莫名的担忧,担忧某种未知,某种离去。

弥洱说着说着就停下了,注视着一对兄妹还是姐弟,嬉闹着你背我我背你,从身边经过。眼睛一转,看着夏油杰不慌不忙的样子,弥洱顿了顿,还是没说出心中的想法。

突然的沉寂,夏油杰却也已经习惯,弥洱太像人了,但某些时候,她突然的沉默和断片,以及周身散发的实质咒雾,总能提醒夏油杰她的不同。

“杰,假期我想学做饭。”弥洱向来想到什么说什么,夏油杰也自然地应道:“知道了。”

“咒灵球真的很难吃啊”

“是啊,幸好弥洱你帮我改良了”

“哼哼,我厉害吧?”

“非常厉害”

“那我想摸摸你的刘海”

“……竟然还在惦记这个,是弥洱的话当然可以”

“杰你好爱我,你真的,我哭死”

“弥洱”

“哈哈哈开玩笑的啦”

咒灵和人……不可能的啦。

小说《杀死我,治愈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